他们人前是新婚燕尔的夫妻,人后同床异梦,各怀心事...

001章 最后的任务

啪!

昏暗的房间里,秦风缓缓掐灭了烟头。

借着微弱的光线,可以看到,他身前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,地上丢着两个空空的烟盒,整个房间里烟雾朦胧,仿佛着火了一般。

一个晚上,他整整抽了两盒烟。

而在这之前,他从未抽过一支烟。

准确地说,自从成为国家的人之后,他再也没有抽过一支烟。

因为,烟味对于一需要隐藏的人来说,是致命的!

“呼”

秦风吸了口浑浊的空气,起身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晨辉透过玻璃射进了房间。

阳光刺眼,他那张坚毅的脸庞出现了短暂的恍惚。

旋即,他缓缓挪动目光,打量着这个被誉为最神秘的特战基地,眼眸之中流露出了浓浓的不舍。

片刻后,他闭上双眼,深深吸了一口窗外清新的空气,而后转身,走到床边,蹲下身子,轻轻抚摸着早已叠好的衣服。

这件衣服是特战队员专用的,臂章上绣着一把“利剑”。

因为这个臂章,这支没有番号和归属未知的特殊小队,被国外称为“利剑”小队。

它是华夏最神秘的存在。

没有之一!

但在华夏,这支小队的名字叫作“龙牙”,是所有人梦寐以求都想进入的圣殿!

秦风轻轻抚顺着衣服的褶皱,动作很轻、很慢,仿佛在抚摸自己的爱人。

最后,他的手指触摸到了一颗金灿灿的勋章,像是触电一般,身子微微一颤,而后小心翼翼地拿起,捧在手心,像是捧着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。

“砰砰……”

就在这时,房门被人敲响。

秦风闻声,轻轻将勋章放在了衣服上,起身走向房门。

咔嚓!

房门应声而开,门口站着四人,挡住了秦风的去路,一脸焦急:“队……队长!”

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秦风微笑着问,只是笑容有些牵强。

“你真的要离开吗?”

四人双眼泛红,不约而同地开口。

“不是离开,而是被开除。”秦风苦笑。

“队长,我们去求情,让你留下来!”

“没错,猛子已经走了,你不能再走了!”

挡在最前方的两人相继开口,而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
“猛子”两个字牵动了他们心中的痛,同时让秦风的身子狠狠一颤!

猛子叫陈猛,曾是他们的兄弟,是可以在战场上放心地将后背交给对方的生死兄弟。

而如今,陈猛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!

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几天前,而秦风被开除也和这件事情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“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上级部门已经做出了决定,无法更改。”秦风调整了一番情绪,沉声说道。

“队长,如果你坚持要走,我们跟你一起……”四人一副誓死追随的表情。

“不要胡闹,立刻滚去训练!”

秦风打断了四人的话。

没有回应。

四人宛如一堵墙一般,挡在秦风身前,一动不动。

“老子现在还没被正式开除呢,你们这是想集体违令么?还是你们眼中已经没我这个队长了?”秦风见状,大声训斥道。

“队长……”

面对秦风的训斥,四人鼻子一酸,眼眶中布满了水雾。

作为龙牙的一员,他们有着坚强的心脏和强大的意志力,即便流尽最后一滴血,也不会留下一滴泪。

但此时此刻,他们都忍不住落泪了。

“你们什么时候都变成娘们了?如果还当我是队长,都给我滚去训练!”

秦风再次大声训斥,但声音有些颤抖。

四位生死兄弟不想他离开,他又何尝想离开这个“家”?

“是!”

这一次,四人齐声大吼,然后敬礼,转身跑步离开,整齐如一的脚步声响彻宿舍。

目送着四人离开,秦风的眼圈也红了,但很快,他又恢复了正常,快步走出了宿舍。

“敬礼!”

当秦风的脚步踏出宿舍的那一刻,宿舍外响起一声嘶吼。

唰!

唰!

唰!

……

声音响起,包括之前四人在内,十名华夏最出色的人,冲着秦风敬礼。

他们和秦风,还有死去的陈猛,组成了让国外闻风胆寒的龙牙!

“能和你们并肩作战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,我期待你们之中出现一颗新的龙牙!”

唰!

秦风声音嘶哑地说着,缓缓抬起右手手臂,做出一个如同教科书般标准的敬礼动作。

尔后,他放下手臂,在十人不舍的目光中,缓缓走向基地门口。

“师傅……”

望着秦风离去的背影,十人中唯一的女性,轻轻咬了咬嘴唇,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,最终忍住了开口的冲动。

基地门口,一辆越野车早已等候多时,一名男子坐在汽车后排,看着秦风慢慢走近,表情十分复杂。

他姓王名虎成,是这只神秘队伍的掌舵者!

“报告,秦风报道!”

在王虎成复杂的注视中,秦风走到汽车旁边,敬礼汇报。

“上车。”

王虎成收起复杂的心绪,开门见山道。

“是!”

秦风大声回应,然后走向汽车另一侧,拉开车门。

做完这一切,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基地前依然保持着敬礼姿势的战友们,然后才钻进了车中。

汽车启动,秦风欲要将手中的衣服和龙牙勋章上交。

然而——

不等他的话说完,王虎成便直接打断:“你亲自交给上级吧,只有他能决定你的去留。”

显然,他很清楚,那位只要开口留下秦风,绝对无人敢反对,同样的,若是那位执意要将秦风从开除,也绝对没人敢不同意!

“结果已经注定了,何必再去找他?”

秦风沉声说道,并没有收回龙牙勋章。

王虎成沉默。

“身为利剑的中队长,龙牙小队的队长,我擅自越过国境线,闯入他国进行战斗,不但违反了规定,而且违反了国际法,甚至很有可能引发战争,成为国家的罪人!”秦风语气低沉地说道。

“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还会这么做吗?”王虎成下意识地问道,话出口后,又觉得是白问。

“血债血偿,那帮杂碎杀了猛子,我必须宰了他们!”

仿佛为了印证王虎成的判断一般,秦风冷声回应,同时不由自主地想起当日的情形,身上弥漫着浓烈的杀意,那感觉恨不得再次打爆那群雇佣兵的脑袋。

“一线之隔啊,如果你在我们的领土将那群雇佣兵一锅端了,你不但不会被开除,而且会立功,成为英雄,可惜啊……”

王虎成叹了口气,语气之中充斥着惋惜,同时很疑惑——哪个组织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对龙牙出手?

截至目前,军方虽然动用了一切消息渠道,但依然没有调查到任何有关那个组织的信息。

王虎成摇了摇头,不再去想这个问题,而是重复冲秦风问道:“你真的确定不去找他了?”

“我比你了解他,也更清楚一些事。”

秦风答非所问,意有所指。

“好吧……”

王虎成再次叹了一口气。

汽车启动,秦风通过反光镜看着自己的“家”和生死兄弟渐渐远去,心情复杂。

“队长还会回来么?”

目送着汽车远去,十名龙牙成员忍不住暗问自己。

没有答案。

但他们知道,既然秦风离开军营,那么一定会将坑杀龙牙的组织从地球上抹去!

……

“首长,我有个请求。”

汽车离开基地很远之后,秦风才收回目光,再次开口道。

“你说。”

王虎成有些愕然,更多的是疑惑,疑惑秦风所说的请求是什么。

“能不能将猛子离开的真实情况告诉他的家人?”秦风收回目光,扭头看向王虎成,表情格外严肃。

“不行,这是规定!”

王虎成很坚决地摇了摇头,龙牙分队是华夏的利刃,里面的成员不但档案保密,而且一旦牺牲,发死亡通知书的时候,会隐瞒真实情况,以训练死亡代替。

“我知道这是规定,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,他们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出生入死,死后不但无法成为烈士,连真正的死因都要隐瞒,这是不是太残忍了?”

秦风的情绪隐隐有些激动。

“的确有些残忍,但规定就是规定,何况,你应该知道,这也是对队员家人的一种保护——我们常年在边境线上与不法份子进行战斗,染血无数,若是身份暴露,对家人而言将是噩梦!”

王虎成沉声说着,然后将一个信封叫给秦风,“这是陈猛的死亡通知书和抚恤金,卡的密码是6个1。你负责将它送到陈猛的家人手中——这是你最后一个任务!”

秦风稍作犹豫,还是默默接过了信封。

“执行完最后这个任务,你准备做什么?”

汽车抵达市区后,王虎成与秦风一同下车,忍不住问道。

“这个任务没那么容易完成。”

秦风语出惊人。

“呃……”

王虎成一脸愕然,不明所以。

“再见!”

秦风敬礼,转身离开。

这一天。

他没有告诉王虎成,陈猛死的那天,他虽然擅自闯境线,一个人,连杀二十八名雇佣兵,但还是有雇佣兵逃走了。

他也没有告诉王虎成,陈猛每次执行任务都违反了规定——怀中带着妹妹的照片。

而那一天。

他没有在陈猛的身上找到照片,也没有在那些死去雇佣兵的身上找到照片。

……

就在秦风被开除的当天下午,燕京,一家让纨绔子弟们做梦都想进入的私人会所顶楼。

一名身穿职业套装的年轻女子,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脚下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和川流不息的车流,怔怔出神。

夕阳的余辉透过玻璃射进房间,映照着她那绝世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段,仿佛为她披了一件金色的薄纱,美得让人心悸。

“砰……砰……”

片刻之后,敲门声响起,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,也将年轻女子从走神中拉回现实。

“进来。”

年轻女子缓缓吐出两个字,没有用“请”字,原本平静的眸子陡然间变得犀利了起来。

“雪雁姐,听说秦风被开除了。”

一名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步入房间,走到距离年轻女子三米的地方站定,开口说道。

“真没想到,你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回归……”

年轻女子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天空,答非所问,语气复杂,似嘲讽,又似唏嘘。

“雪雁姐,难道你还在纠结?”

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闻言,微微皱眉,犹豫了一下,道:“其实,当他选选择走的那一天起,你们的结局就注定了——你要成为王的女人,而他只是一个来拿姓名都不能拥有的人。”

“他也是王。”

夕阳刺眼。

年轻女子微微闭眼,轻声开口,仿佛在回应青年,又像是在自言自语。

“但他现在连什么都不是了。”

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,辩解道:“说句难听的,如果没有秦家的光环,如今的他,连给你拎包的资格都没有!”

“你低估他了。”

年轻女子轻轻摇了摇头,表情逐渐坚定道:“曾经,他可以在燕京大院里称王称霸,敢当众打断杨策的腿,后来,他又成为了唯一一颗龙牙,未来,谁敢说他一事无成?”

“倒不是说他会一事无成,我只是觉得他配不上你。”佩戴金边眼镜的青年,犹豫了一下说道。

“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。我相信,我李雪雁看上的男人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年轻女子站在落地窗前,双手撑着落地窗,遥望着远方的天空,像是看到了未来,语气坚定,声音铿锵有力,“退一万步讲,若他真的丢了老秦家的脸,让其他人比了下去,我就当被鹰啄瞎了眼!”

002章 直播女神

黄昏降临,残阳如血。

一列由燕京开往东海的高铁在夕阳下飞驰,两边的景色不断倒退,令人目不暇接。

一节商务座车厢里,秦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侧头看着窗外。

昨天,他第一时间与陈猛的家里取得了联系,结果得知陈猛的妹妹已乘车前往东海大学报道,便直接乘车南下,前往东海,去寻找陈静。

他选择将遗书和抚恤金交给陈静,是想完成自己心中的“最后一个任务”。

高楼、山丘、绿洲……

窗外的景色一直在变,但秦风没有收回目光,脑海里浮现着自己过去八年的点点滴滴。

他的表情像是变色龙一般,一直在变,有悲伤,有笑容,有愤怒,也有沉思。

他就仿佛沙漠中的一片绿洲,与周围的一切显得格格不入,以至于周围的旅客时不时地侧目看他一眼。

“那个家伙自从上车后,就一直看着窗外,从燕京看到东海,已经过去五个多小时了——他到底在看什么鬼?”

秦风的座位侧后方,一名女孩坐在座位上,托着腮帮子,眨巴着迷人的大眼睛,眼眸之中充斥着好奇。

女孩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儿。

标准的鹅蛋脸,弯弯的柳眉,亮晶晶的大眼睛,挺立的鼻梁,樱桃小嘴,她的颜值完爆那些辛苦整容的蛇精脸网红不说,就连一些被誉为女神的顶级女艺人都自愧不如。

除了纯天然却极高的颜值之外,她的身材也很魔鬼。

她叫张欣然,是国内某大型直播平台的知名主播,在网上人气极高,甚至被冠上了“网络第一女主播”、“第一网红”等美名。

因为好奇秦风的举动,半个小时前,她拿出手机和自拍架,将镜头对准秦风,进行现场直播,想从粉丝那里得到答案。

“故作深沉,试图引起女神的注意!”

这是她和粉丝互动后得到的答案。

也是唯一的答案。

对于这个答案,她不信。

因为……

虽然她自认为有着不输于那些知名女艺人的颜值和身段,但秦风除了上车时看了她一眼之外,再也没有看过她一眼。

而且,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,秦风看她那一眼的目光很平静,不像一般男人看她时那样充斥着欲念。

“女神在搞毛线啊,居然一直让我们看沧桑大叔!”

“玛德,不看了,文明观奶去了!”

“不看就滚,那些胭脂俗粉有什么好看的?”

“胭脂俗粉也比老男人好看!”

“我坚信,女神会调转镜头!”

不等张欣然想出个所以然来,直播画面被刷屏了,上百万粉丝像是疯了一样,直接暴动了!

他们上直播平台,是为了看张欣然的,结果张欣然让他们对着秦风看了半个小时,他们自然不乐意。

就在粉丝们不乐意的同时,火车驶入了东海的前一站苏山。

看着火车进站,秦风从思索中回过神,轻轻挪动了一下身子,侧目朝着张欣然这边看来。

事实上,他早就发现了张欣然的小举动,但因为一直在思索到底是哪个组织敢冒着被除名的风险坑杀龙牙,所以没有搭理。

咯噔!

不知是因为秦风突然转脸的缘故,还是因为自己偷偷直播被发现的原因,张欣然心头突然一紧,但却像是没事人一样,假装将手机拿起,做出一副假装自拍的样子。

嘟嘴、剪刀手……

张欣然各种摆拍随手拈来,余光偷偷地看着秦风,观察着秦风,嘴角挂着一缕狡黠的笑容,似是在为自己的应变能力暗自得意。

唰!

唰!

同一时间,坐在女孩对面的两名黑衣男子,目光如刀一般盯着秦风,浑身紧绷,神情有些紧张。

身为张欣然保镖的他们,之前第一眼看到秦风时,便发现秦风的双臂要比平常人长,手掌宽大厚实,手指关节被磨平了,太阳穴微微鼓起。

这一切,告诉他们,秦风是个练家子,而且是那种极为厉害的角色!

而更让他们心惊的是,秦风食指上有着厚厚的老茧。

他们深知这一切不对劲,所以自从上车后,便对女孩寸步不离,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秦风。

之前,秦风一直盯着窗外看的时候,他们虽然也疑惑,但发现秦风对张欣然根本不关注后,认为秦风不是冲着张欣然来的。

然而——

此刻,当秦风将目光投向张欣然后,他们不由地感到了紧张!

“姑娘,不要装了,你拿着手机镜头对着我足足半小时。”

秦风开口了,直接戳破了张欣然的西洋镜。

“你……你刚才在偷看我?”

演戏被拆穿,张欣然没有觉得尴尬,而是有些惊讶。

“你拿着手机镜头对着我半小时,就算是头猪也能发现吧?”秦风没好气道。

“果然被劳资猜中了,这老男人就是故作深沉,引起女神注意!”

“追随女神好几年,连女神的面都没见过,那老男人却令得女神主动搭讪,简直日了黄鳝了!”

直播间的粉丝们听到张欣然的话,直接炸了锅。

“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一直盯着窗外看,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就给你现场直播了,试图让粉丝们给我答案……”

张欣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额头,尴尬地解释着,同时通过手指间的缝隙,观察着秦风的反应。

“现场直播?”

秦风眉头微微一挑,疑惑地看向手机屏幕。

“隔这么远,他应该看不到吧?”

张欣然的余光看到了粉丝刷屏的内容,犹豫是否要关了直播,但想到秦风看不到直播画面里的内容,便没有动。

“美女,你未经我的允许,让上百万人对我进行围观,这似乎有些不妥吧?”

秦风一眼就看到了在线人数,说话间,轻轻扭动了一下脖子,活动了一下身体。

“他……他看到了屏幕上的字?”

张欣然惊得脸色一变,双眼瞪得滚圆,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秦风。

唰!

唰!

同一时间,张欣然对面两名黑衣男子,像是条件反射一般,迅速起身。

其中一人拦在张欣然身前,另外一人上前两步,防止秦风靠近。

“怼他,鱼丸送上!”

“一拳一火箭,说到做到!”

“跪求女神保镖出手,吊打老男人!”

直播间里,粉丝们原本就群愤激昂,此刻看到张欣然的保镖起身,纷纷像是打了鸡血一般,恨不得取代两名黑衣男子上前暴揍秦风一番。

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张欣然连忙起身,她可是知道,自己老爹找来的这两名保镖是传说中的特级保镖,每年的雇佣金能够在寸土如金的东海买一套房子,身手颇为了得,若是不分青红皂白教训秦风一顿,那秦风就得进医院了。

“姑奶奶,你不知道他很危险吗?”

两名黑衣男子心中暗暗叫苦,但并没有吱声,只是冷冷地盯着秦风,试图用眼神警告秦风不要轻举妄动。

“我不应该未经过你的允许便对你进行直播,我向你道歉。”

出声制止保镖后,张欣然歉意地看着秦风,主动道歉。

秦风闻言,扭过头,不再计较直播的事情。

自始终至终,他都没有去看两名黑衣保镖。

“喂,大叔,我都道歉了,做人不能太小气啊!”

眼看秦风不理不睬,联想到之前秦风的怪异举动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张欣然下意识地站了起来,要朝秦风走去。

“小姐,你不能……”

两名黑衣保镖,纷纷阻拦,他们可不想看到张欣然羊入虎口。

“让开!”

张欣然微微皱眉,缓缓吐出两个字,语气毋庸置疑。

两名黑衣保镖不为所动。

身为保镖,他们的任务是保证张欣然的安全,自然不能让张欣然以身试险。

“如果他要对我不利,或者绑架我,会引起你们的注意吗?会等到这个时候吗?”

张欣然双手扶着蛮腰,没好气地教训道,就差没指着两名黑衣保镖说“头脑简单四肢发达”了。

“呃……”

两名黑衣保镖闻言,先是一怔,尔后狐疑地看着秦风,觉得张欣然说的并无道理。

而张欣然则径直朝秦风走去。

两名黑衣保镖犹豫了一下,最终没有阻拦。

“大叔,你这么小气真的好么?”

张欣然径直走到秦风的旁边入座,义正言辞地问道,那感觉她是受害者。

“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?”

秦风问道,因为彼此挨得太近,他能够清晰地闻到张欣然身上特有的少女体香。

“唔……至少给点回应嘛。”

或许没想到秦风会这么问,张欣然一时竟有些语塞。

“好吧,美女,我就当刚才的事情没发生,但我不喜欢被围观,接下来,就不要把镜头对着我了。”

秦风忍不住摇了摇头,眼前的张欣然明显是富家女,平时被娇养惯了,连道歉都要回应。

“大叔,现在镜头对着我呢。”

张欣然怪异地盯着秦风,往日里都是男人们费尽心思想和她搭讪,今天她主动跟秦风搭讪,秦风却是一副不愿搭理她的样子。

这……让她多少有些不适应!

“美女,镜头对着你没错,但我也在直播画面里面,而且你的粉丝都在骂我。”秦风指了指不远处的手机。

“骂你都是轻的,信不信劳资削你!”

“有种来杭湖九溪玫瑰园,我保证打不死你!”

直播间的粉丝,听到秦风的话,当场就弹屏发飙了。

“美女,你说,如果我把你搂入怀中,你的粉丝会不会组团来杀我?”

看到那些嚣张的话语,眼看张欣然依旧没有关掉直播的意思,秦风玩味地问道。

“魂淡,你敢?”

张欣然的粉丝直接暴走。

“年轻人,你最好不要尝试……”

一名黑衣保镖出声警告。

然而——

不等他的话说完。

“啊——”

一声惊叫响起。

被誉为网络直播第一女神的张欣然,被秦风揽住了蛮腰。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】

↓↓↓↓↓

阅读 100000+ 58752
精选留言
赵天 36558
关注公众号后,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,很方便!
17小时前
马上有钱 18689
真的太好看了,跌宕起伏,有意思!
9小时前

成都益捷商务服务有限公司